朋友换娶妻1完整版中文

    1. <tbody id="man9c"><span id="man9c"></span></tbody>
    2. <track id="man9c"><div id="man9c"><em id="man9c"></em></div></track>
    3. <option id="man9c"></option>
      <bdo id="man9c"></bdo>
      <nobr id="man9c"><dfn id="man9c"></dfn></nobr>

      1. <dl id="man9c"><ins id="man9c"></ins></dl>

       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  |  設為首頁
        安徽作家網

        安徽省作協主辦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   中篇  >   《我父,你好!》

        《我父,你好!》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6-25  來源:《飛天》  作者:余同友

        我父,你好!


        1

        “我想把太陽送到烏沙鎮,送給我父??墒秋w機火車汽車全都不給帶。但我今年一定要把這事辦成,想盡天辦法也要辦成?!?/span>

        “送什么?送太陽?”

        “哦,我忘了告訴你,”你放下手中通紅的小龍蝦很鄭重地對我說,“太陽是一只狗?!?/span>

        那天的飯局是寶來組織的,寶來是我們羅城老鄉群里的活躍分子,那天據他自己說是他和他女朋友訂婚的日子,雖然他好像隔上兩三個月就會換一個女朋友,但我們還是一如既往地給他面子,雖然這回他的女朋友都沒有露面,我們二十多號人還是全都擁到了老謝龍蝦店——沒辦法,紅包都交過了。

        “你們兩家只隔了一個鄉鎮,你們都還不認識???”寶來在開喝啤酒之前急急慌慌地這么對我們倆說,估計他自己也知道,一旦開喝了,那場面絕對不是他能夠控制的,哪怕他是當天的準新郎,所以該說的話得提前說。

        其實,你一開口我就知道你是哪個鎮的了,我知道你家所在的那個烏沙鎮,那個長江邊上的小鎮,那里的人說話文縐縐的,比方說“爸爸”,他們一律說“我父”,我一聽他們這么說,就要聯想起基督教教堂里神甫修女之類的,他們整天念叨著,主啊,神啊,父啊,阿門。

        還好,你并沒有在胸口前劃“十”字,而是用兩只手繼續掰那只小龍蝦的長腿,露出它那紅殼里的白嫩的肉。那天晚上有點熱,我們吃著喝著,就都往掛在壁上的搖頭電風扇下靠去,這樣,我們就靠在同一個電風扇下,我吃龍蝦喝啤酒時還一直想著“太陽”,我沒有能立即將“太陽”和一只狗聯系起來,我最多能將頭上搖來搖去的電風扇與太陽聯想到一起,因為它們都是我們的頭頂上方的一個圓,且,都在移動。

        “我百度了一下地圖,從我們這里到烏沙鎮,有一千五百九十八公里,公里呀,一公里等于兩里,”你說著,又狠狠地扯下一條小龍蝦的腿,“三千多里喲,這真是個問題?!?/span>

        “那只有千里走單騎了?!蔽医K于也憋出了一句文縐縐的話來了,剛好前幾天我從網上看了一部電影,名字就叫《千里走單騎》。

        你那天晚上穿著一件白T恤,胸前畫著一個可愛的狗頭,那狗頭不像是印出來的,而像是從你的胸口鉆出來一樣,狗的兩只眼睛很黑,烏溜溜的,你的眼睛也很黑,我一下子就對你感覺不錯,我就拼命地在腦海里搜索詞匯,想在你面前冒幾個泡泡。大學語文我沒怎么學,高中時語文成績又不好,這讓我看起來腦子運轉有點吃力。

        “走單騎?騎什么?騎馬嗎?”

        另外一個電風扇下,響起一陣喧嘩聲,準新郎寶來也像電風扇一樣搖晃著頭,他站起來,手舉著啤酒杯,像舉著一只麥克風,“今天,是我的好日子啊,我應該高興,是不是,你們也應該高興,是不是,你們都應該喝得,像,像這只小龍蝦,是不是?!边@之后,他說了什么我再也沒聽進去。

        “騎自行車,或者騎摩托車?!蔽艺f。

        “嗯,那么遠,屁股會不會騎爛?”你黑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我,神情不像是開玩笑,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說騎你的那輛快遞車?”

        我剛要說話時,寶來插進來了,他舉著他那杯泡沫豐富的啤酒,對我晃動著,“炸了,我們倆炸了!”

        我看到寶來兩片嘴唇以上已經是一片麻木了,兩只少肉的耳朵垂子紅通通地鮮血欲滴?!澳愫雀吡?,不能喝了?!蔽覍殎碚f。

        “炸了,我們倆炸了!”寶來一把扭住我的衣領,“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,嗯?你喝不喝?”

        我看看寶來,又看看你,你沖我嘟了一下嘴巴。我一仰脖子,喝光了。

        寶來也喝光了,他搖晃得越來越厲害了,他打著嗝,指著我說,“記著啊,你們有業務來找我啊,20%的提成啊?!睂殎碓谑裁淳芳揖叽筚u場工作,歐式,美式,中式,黃花梨,紫檀木,雞翅木,他每天都在微信里發布這些,我知道這活兒不好干,我看寶來夠嗆,他說的那些家具新潮流我不懂,反正今天這個飯局是我們眾籌他買單,我懂得這個意思也就行了。

        “還真是的,你天天騎著電瓶車送快遞,肯定屁股上磨出老繭了,哈,你這是個辦法!”

        “為什么是一只狗呢?多麻煩啊,要是換成手機啊,衣服啊,你送給你父不就容易多了么?”

        “那不一樣?!蹦慊卮鸬煤芨纱?,“那不一樣,你養過狗么,小時候?”

        我有點慚愧地搖搖頭,只要有人問起我小時候,我一律慚愧。

        “我小時候養過狗,你知道嗎?我特別喜歡狗,小時候,我父知道我喜歡狗,為了給我討一只狗,在大冬天的早晨,對了,他那時就是騎自行車的,他騎了五十多里地,專門用一擔稻子給我換回了一只狗?!?/span>

        我在腦子里想象著她描述的那幅畫面。

        “現在,我父老了,不能動了,他要有個伴,所以,我要送他一頭好狗,陪著他度過晚年。你知道,我們那個村子里,跑得沒剩下幾個大活人了?!?/span>

        “明慧,等我賺了個大單,有錢了,我就到你那個什么樓盤買一套房子啊,不,我買下一幢來,給你,你,還有你,給你們每人發一套?!睂殎碓谧雷幽穷^對你這邊喊,“怎么樣?”屋子里響起一片笑聲,我也咧著嘴笑,我想象得出來,自己那樣子一定傻瓜極了。

        “好啊,”你對寶來說,“你要是去買呀,本姑娘每套給你減免十萬?!?/span>

        我隱約聽到寶來介紹過,說你是什么高檔樓盤的銷售專員,現在好像不時興叫經理了,比如我吧,我現在就是一家快遞公司負責城南中山路一帶的收發件專員,不管是經理也好,專員也好,說白了,就是讓你覺得你自己在這個城市里也是個人物。

        我在那一刻,不知是不是因為胃痛,反正胸口那里扯了一下,又扯了一下,我就在那個時候強烈地喜歡上你的,嗯,是嚴重喜歡,我看著你白T恤上的狗頭,看著你黑黑的烏溜溜的眼睛,看著你嘟起的小嘴唇,聽你大大咧咧快樂地說話的聲音,我覺得自己在搖晃。

        “太陽可以陪我父說說話?!?/span>

        我把眼光從你的嘴唇上離開,試圖尋找出從你嘴唇上剛剛跑走的話,“什么,說話?”

        “你別以為狗不會說話,其實,它們什么都懂,你說什么它都懂?!?/span>

        “好像經過訓練,有的狗會做算術,一加二等于三,它就會叫三聲?!蔽遗Ψ€住自己。

        “你知道不,如果一個人一天到晚找不到一個說話的對象,他會瘋了的,所以,我父需要一只狗,一只能夠陪他說話的狗?!?/span>

        你這樣一說,我就覺得這事變得嚴肅起來,并不是一個玩笑話了,“嗯,確實,一個人一天到晚不說話是不行的?!?/span>

        “老人和小孩子都一樣的,都要伴兒,”你說著,把椅子往后推了推,站起身來,“你加我微信吧,我的微信頭像就是太陽。對了,你的全名是?”

        “周,周杰倫的周,杰,李連杰的杰,文,文章的文,周杰文。你要走了?”

        “周杰文,”你小聲念著,像在回憶什么,你把眼神聚集起來,又仔細地看了我一眼,“厲害,你父會給你起名字,讓你跟周杰倫扯上了,我要走了,我們頭兒叫我過去,有個大客戶,在等著我們呢?!蹦阏f著,也不和準新郎寶來打招呼,邁著你的兩條飽滿有力的大長腿,一毫也不拖泥帶水,踩過四周的喧鬧聲,消失在門外。

        “我父……”看著你的背影,我模仿著你的姿勢和腔調,把這個詞說了一遍,喝了一小口啤酒,然后,偷偷地在胸前劃了個十字,“阿門”。

        2

        接下來我要說說她了。

        我還記得第一次給她送快件的情景。那天也是我接手老陳的片送件的第一天。九點多一點,我駕駛著公司配備的快遞專用電動三輪車,滑行到她所在的那個高檔小區的一幢別墅前,停下,取包裹,按門鈴,過了好長時間,門才打開,一個女人長發蓋臉,倚著門看了我一眼,冷冷地問:“換人了?”

        我趕忙遞上名片,“你好,原先的陳專員換到別的段了,從今天起這片由我負責收發件?!?/span>

        她接過名片,掃了一眼,收下包裹說,“以后你給我送件固定在每天上午九點到十一點之間?!?/span>

        “什么人哪!”回到公司,我對老陳說,“那個女人什么人哪,還規定我送件時間!”

        老陳笑嘻嘻地說,“美女約會你你還發牢騷!”

        美女?老陳這一說,我才發現自己只顧發名片了,沒有注意她長得怎么樣。

        老陳說,“那個女的很奇怪,幾乎每天都有快遞,天天都要去送一次,大客戶,優質資源,所以,你最好不要得罪她?!?/span>

        聽了老陳的話,我以后爭取每天都在她規定的時間段內給她送件。同時,經老陳提醒,我偷偷地打量了她,還真是一個美女,錐子臉,小蠻腰,就是臉上的神情很衰,她大概是化了煙熏妝,一臉的聊齋景象。每次當我按響了門鈴,她總是要過好一會兒才出來,出來后,整個人倚靠著門框上,像是站不住似的,冷冷地接過包裹,很快關上門,一句多余的話也沒有。所以老陳為她送了兩年快件也不知道她的一丁點多余信息。不過,老陳也不關心這個,一個送快遞的,操心那么多有什么用呢?何況老陳快四十歲了,對這個世界就更沒有什么好奇心了。

        我畢竟還年輕嘛,所以,我還是比老陳多了一點好奇心的。我研究了她的快遞單,也沒什么重大發現,感覺她每天接收的多是服裝之類的東西。

        有一天,我將快遞件送到她手里后,聽到她“吱呀”一聲關上了大門。我轉身騎車欲走時,發現我那輛三輪車出了點問題,電機啟動不了,我就蹲下身子去鼓搗電源開關,鼓搗半天也沒找出什么毛病。這時,我聽到大門又“吱呀”一聲開了。她拿著包裹袋,“啪”,扔進了門邊的垃圾桶里。這沒什么奇怪的,奇怪的是,她是坐在輪椅上辦這件事的。她看見我正看著她,愣了一下,臉色一變,迅即轉過輪椅,背對著我,電動輪椅載著她往庭院深處游去,像一尾受驚的魚。她匆忙中,連大門都忘記關了。

        這讓我第一次得以看見她身后那個大庭院的全貌,綠色的大草坪,各種盆栽花木,一棵大樹,懸在樹枝上的粉紅色大搖椅,一只全身烏黑的大貓在樹底下發呆。

        我正張望著,不料她又坐在輪椅上徑直駛到了大門前,她滿臉怒容,“看什么!看什么!”

        我一緊張,猛按電動車啟動開關,這回竟然電路自動又通了,倒好像是我故意使計要窺視她的生活似的,我不敢解釋,三輪車“哧”一下往前沖去,我趕緊跳上車,飛一樣奔了出去。

        第二天,她又有快件,我有點惶恐地按響了門鈴,這回,她很快出現在門前,她不再艱難地倚著大門,而是坐在她的輪椅上,腿上蹲臥著那只大黑貓。這情景很有畫面感,我覺得我好像在哪部外國電影里見到過。她看著我,收了件后,又拿出一個包裹來遞給我,“給我扔到垃圾桶里去?!蔽乙豢?,這不是昨天才送來的包裹嗎?我遲疑地看著她,以為她拿錯了,她卻不理會我,一按控制鍵,電動輪椅轉身滑走了。我想對她說,昨天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車壞了。我想了想,終究沒有說。

        看著她走遠,我再低頭看那包裹,竟然外封都還沒有打開,我撕開包裝膠帶,抽出里面的物品,是一件連衣裙,新的,標牌都還在呢,而且是個國內一線品牌呢,才買的,怎么說扔就扔了呢?我朝大門里望了望,院門沒關,說不定,她正在看著我呢,不管許多,讓我扔我就扔,我一甩手,那件新連衣裙就進了垃圾桶。

        從那以后,她隔一兩天就讓我替她扔衣服,什么事形成習慣就好了,久而久之,我也沒覺得有什么好奇怪的了,有錢人嘛,毛病多著呢,就像寶來說的,有朝一日他要有錢了,他就每天早上買兩碗豆漿,一碗放白糖喝掉,一碗放紅糖倒掉,怎么了,人家樂意,你不服?

        3

        隨后的幾個星期,我通過微信,不斷地發出邀請約你出來,看電影呀,吃龍蝦啊,你都沒理會我,你的微信上一直水波不興,我天天看著你微信封面圖像上的那只狗,把狗的兩只眼睛都看得滴溜溜轉了,也沒見你回個信。我有點喪氣,我側面向寶來打聽你的信息,寶來說,“我也不知道她具體什么情況,”他在電話里說,“猴子不上樹,多打一遍鑼嘛,你天天微信里多問候她幾次不就成了?”

        我沒有按寶來說的做,你不是猴子,我也不想做個雜耍藝人,就在我差點要忘了你的時候,大概離上次聚會一個多月吧,有一天,你突然邀請我去看你的“太陽”。

        “科學大道民主巷53號,”你說,“我們在胡桃里見啊?!?/span>

        我向主管謊稱生病了,早早交了班,直奔胡桃里。我走進那個逼窄的小巷子,天上下了點小雨,黃昏的地面上泛起了一層微光,襯托著霓虹燈上的“胡桃里”三個字散發出一種曖昧的氣息,這個氣息我喜歡,你選擇這個地方,我覺得我們大概有戲。

        推開門,走進胡桃里,我嚇了一跳,屋里光線暗淡,來之前我以為這里是一家咖啡館,而空氣中也確實游蕩著一股咖啡味兒,可是,在一張張卡桌之間,在磨制咖啡的吧臺上,在光滑的地板上,還游蕩著一雙雙藍色的、灰色的、琥珀色的眼睛,過了好一會兒,我才看出來,它們是一只只貓,它們的眼睛像一只只玻璃珠兒鑲嵌在它們的毛乎乎的身上,它們毛乎乎的身體又鑲嵌在一個個黑暗的角落以及人們的懷抱里。

        “歡迎來到胡桃里貓吧?!币粋€穿花襯衫的大學生模樣的服務生說。

        原來是“貓吧”,我嘀咕著,四處搜尋著你的身影。我的樣子一定很滑稽,像在大森林里迷路的白癡,我伸長著脖頸,左看右看,生怕腳下會踩著一只這些自帶巫術的軟體動物。我以為靠窗的那個座位上的人是你,那個人也留著一條長辮子穿著一件白T恤。臨到近了,我才發現不是你,那個人懷里抱著一只黃貓,貓像虎,她的眼睛也像虎,狠狠地虎視了我一眼。

        在一片“喵嗚”聲中,我終于聽到了你喊我。

        “周杰倫,”你喊著,“嗨,在這里,周杰倫!”

        我走到你身邊,“我叫周杰文,不叫周杰倫,你亂喊,喊得許多人都看著我呢?!?/span>

        你哈哈大笑,“坐!”你拍拍身邊的沙發。

        我坐下去,立即跳起來,因為與此同時一個毛絨絨的東西猛地向我撲過來。

        “太陽!”你喊了一聲。

        狗坐了下去。我也慢慢坐下來。這時,我看清楚了,這就是你微信頭像上的那只狗,應該是博美或泰迪之類的小寵物狗,我不懂寵物狗的種類,在我看來,它們全都一個狗樣。

        “貓吧里怎么會有一只狗?”我看著太陽說。

        太陽警惕地看著我,湊到我身邊嗅個不停,喉嚨里還咕咕嚕嚕的,像是評價一塊骨頭的肉含量的多少。

        你摸著太陽的頭,“乖,這個家伙似乎是個好人?!蹦銓λf。

        “不是似乎,是純種的好人?!蔽铱棺h說。

        太陽似乎對我不太感興趣,嗅了會就把頭搭在你腿上,身子歪到一邊去了。

        “你知道嗎?我和太陽有緣哦,我第一次來,它就粘上了我,它不理睬別的人,它可是這家貓吧里唯一的一只狗寶?!?/span>

        你點了兩杯貓屎咖啡,又要了兩份披薩。

        “太陽就養在這里?”我問。

        “我會買了它的,我已經交了定金了,這里老板好討厭,老是催著我帶走它,可是我現在沒時間照顧它啊?!蹦阌H了一下太陽的小臉,這讓我挺嫉妒的,我的喉嚨里輕輕發出了一聲類似狗類的嗚咽聲。

        “你別嫉妒?!蹦阏f。

        不幸被你說中了心思,我只好裝著大度地喝了一口咖啡,咖啡里有一種怪味,我懷疑,是不是真的摻了貓屎,既然這里原料那么豐富,“我沒嫉妒”,我說。

        你安慰似的,用輕拍太陽的手也拍了我的手背一下,“我父需要太陽?!蹦阏f。

        我只能猶豫著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“你上初中的時候是不是上了報紙?周杰倫?”你忽然問我。

        我愣了一下,“嗯”,我不自然地說,“你怎么知道,那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?!?/span>

        你忽然擠了過來,把太陽挪到了另一邊,而和我坐到了一起,“我那天看著你就覺得眼熟呢,你和那時報紙照片上的樣子沒怎么變?!?/span>

        你突然的親昵,讓我既高興又有點不安,“那個記者,嗨”,我嘟嚷了一句。

        上初一的時候,“六一”兒童節的前幾天,那天還沒下課,我就被班主任叫了出去,說是市里日報的一個記者要采訪留守兒童,他就推薦了我。

        記者就在班主任的辦公室里,他不停地問我,“是什么力量鼓舞著你,讓你小小年紀就懂得照顧生病的爺爺,幫助年邁的奶奶喂豬種菜做家務?”

        我不停地捏著我的上衣左下角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個記者的提問,在我看來,媽媽走了,爸爸也走了,家里沒別人了,我給癱瘓的爺爺端水擦背洗腳是很正常的,幫奶奶喂豬種菜也是沒辦法呀,誰不想出去瘋呀玩呀。

        記者見我不太說話,又問我,“如果你想得到一件‘六一’兒童節的禮物,你最想要什么?”

        這個問題有誘惑力,我想了想說,“一輛好的自行車?!?/span>

        “要好的自行車做什么呢?”記者窮問不舍。

        我說,“我就可以騎著它,去找我爸爸了,我以前騎車去找過,可是那破車子總是騎到半里路就爆胎了?!?/span>

        那次接受采訪的后果是,幾天后,我得到了一輛別人捐的名牌山地自行車,還有市報上大半個版的報道,標題是什么“全社會都來關愛留守兒童”之類的,文章配了一張大照片,也是那個記者拉著我擺弄了半天才拍好的,照片上,我騎著自行車(臨時借了班主任的車),一只腳踮地,一只腳踩著腳踏板,停在一棵大樹(校門口的大楓楊樹)下,抬頭看著遠方。記者在拍照時,不斷地提示我,“你要想著,你現在就是去找你的父親去的,你在心里喊著,‘爸爸,你回家吧!’”記者說第二遍時,我真的流淚了。因此,那張照片上,我的兩只眼睛濕漉漉的。誰都看得出來,我哭了當時。

        “你父,后來,回家了嗎?”你小聲地問我。

        我搖搖頭,我不想和你和任何人說這個話題,我扭過頭去尋找那只貓吧里唯一的狗,我情愿和你說說太陽。

        你又坐過來了一點,離我更近了,我能聞到你頭上好聞的洗發水的氣味了,其中有幾根頭發撩撥著我臉腮?!澳阒啦?,那年,我在我們學校閱報欄下讀到那張報紙上寫你的新聞,我,我都哭了,那天是黃昏,夕陽照在操場邊上的閱報欄上,一切都金黃黃的,操場上沒人了,你那時說的話好煽情啊?!?/span>

        “有些話不是我說的,”我說,“都是那個記者自己瞎編的?!?/span>

        “讓我要哭的那些話肯定是你說的?!蹦銏远ǖ卣f著,仰頭靠到沙發背上。

        我現在忘記了那天晚上,后來我們都說了些什么,我只記得,我們走出胡桃里時,下了一天的小雨停了。

        “下次還陪我來看太陽么?”你對我說,“你要不喜歡就算了?!?/span>

        “當然喜歡,”我說,“我喜歡太陽?!?/span>

        “真的?”

        “真的?!?/span>

        4

        那天我照例在規定的時間段內趕到她的別墅門前時,沒用我按門鈴,門早早就開著,她也沒讓我幫她扔衣服,她懷里抱著那只大黑貓,第一次,她冷冷的臉上呈現出另一種表情來,焦急的表情,原來她臉上對話框里也是設有表情包的么,“我家諾諾怕是食物中毒了,你能帶她去寵物醫院急診嗎?”她說。

        那黑貓緊閉雙眼,在她懷抱里全身抖索,脊背躬成一座拱橋樣。

        我腦子短路了,我不敢去接這座抖動的黑色的橋,我害怕我一碰它,它就“嘩啦”一下垮塌了。

        “快呀!求你了!”她又恢復了蠻橫神情,但臉上流著一臉的淚水。

        她這一聲喊,我考慮不了別的,立即抱著大黑貓往我的坐騎上走去。上了三輪車后,沒有多想,我徑直朝“胡桃里”趕去,一來,那里距離這個小區不算太遠,路又熟,最重要的是,我平時壓根兒不關注寵物店信息,這臨時我到哪里去找呢,我隱約記得上次去胡桃里時那里面是有專門的寵物醫生的。

        我將大黑貓窩在我的懷里,一路穿梭搶插在車流人流當中,有幾次搶紅燈時,差點被同樣搶插的出租車刮擦上,我能想象出來那些司機是怎么樣伸出頭沖我的背影惡聲咒罵的。等我趕到“胡桃里”時,謝天謝地,寵物醫生正好閑著。醫生用聽診器一聽就確定說,“不是食物中毒,典型的肺炎嘛,醫療押金三千!”

        三千?一個大活人治療一個肺炎怕也要不了這么多錢吧。我這才想起她沒給我錢,幸好,我才發了工資,我去付了款,黑貓也在后面的醫療室里打起了點滴,趁此時間,我從手機上找出快遞單記錄,翻出她的手機號碼,給她發了個短信?!笆欠窝?,應該沒事,四千元醫療費,我先給你墊著?!彼芸旖o我發了個躬身做揖表示感謝的表情包,并寫著:加我微信,我轉錢給你。

        我加了她的微信,她果然很快轉賬過來,金額五千,并留言注明含一千元誤工費。

        這讓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,作為報答,我不斷地通過微信向她直播大黑貓也就是她的“諾諾”的治療情況:諾諾睡了,不再打寒顫了,呼吸平穩了,醫生在給它補充葡萄糖……

        到了晚上,大黑貓差不多恢復正常了,我才離開胡桃里。一直到離開之際,我才想起這里有你喜愛的、將要獻給你父的“太陽”,我又在屋子里轉了一圈,“太陽”正獨自蹲在角落里,它好像不大認得我,冷冷地看著我,對我的呼喊毫不理睬。

        后來一連三天,遵照她的指令,我每天都到胡桃里去一趟,代表她去探視她的諾諾。最后一天,諾諾出院了,我又負責將它送回去。

        本來和她說好是在平時送快遞的時間段送去的,但我提前去胡桃里辦了諾諾的出院手續,因為那天上午我有好多收發件急待處理。我來到她家大門前時,還不到九點。按響門鈴后,出來的不是她,而是一個男人,板寸頭,高個子,左邊眉毛上有一顆黑痣,我猜測是她的父親。

        她父親的神情就是那種城里有錢人都有的神情,他看著我,是吊起眼睛看的,這讓他眉頭上的黑痣也跟著動了起來,可他眼里又全然沒有我這個人似的,我估計他連我幾個眼睛幾個鼻子都沒看清楚。他大概正準備出門,不耐煩地瞄了我一眼說,“又購物了!”我解開外套,露出她的諾諾來。他愣了一下,接了過去。這個時候,她駕著輪椅從后面狂風呼嘯般橫沖直撞過來,一直沖到男人面前,一把搶奪去她的諾諾,對著諾諾又是撫摸又是親吻。

        男人尷尬地在一邊搓著手,說:“蒙蒙,我上班去了??!”她并不理他,一心只在諾諾身上,男人“哼”了一聲,出門,一輛小車隨即滑行到他身邊停下,他上車走了。

        我一看時間,剛好九點,原來,她要我每天在那個固定時間內給她送件是要避開她父親啊。我也要離開了,我掉轉車身。破天荒地,我聽見她在我身后說:“謝謝你!”

        5

        真的要謝謝“太陽”,如果不是“太陽”,我大概不會那么快就能把你這個精靈猴兒從高高的樹上敲下來,一直敲到我的懷里來。

        那天,我們又約好去胡桃里看望你的“太陽”。

        我們剛進到胡桃里,在那樣昏暗的光線里,你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太陽。太陽正被一個長得像秦俑一樣的男人逗弄著,那人梳著一頭臟辮,他一手高舉著一片面包,一手不停地戳弄著太陽的兩腮(如果狗也有兩腮的話),嘴里叫道:“跳啊,跳??!”

        太陽跳了一下,臟辮男人的手隨之抬高了一點,這樣,太陽總跳,就總也夠不著那片懸在它頭頂上的遙遠的面包,后來,太陽意識到這一點,就蹲下來不跳了,臟辮男人怎么戳它它也不跳。臟辮男人換了招數,開始嚇唬太陽,掄起拳頭要揍它,太陽嚇得團團轉,想要逃出臟辮拳頭的包圍圈,但是臟辮不讓它得逞,總是在最后關頭成功攔截住太陽,太陽的喉嚨里發出無奈的叫聲。

        你生氣地看著臟辮男人。按照貓吧這里的規矩,玩玩貓寵,本來就是這里提供的服務的一種,誰都可以玩,哪怕是唯一的一只狗,只要進了這里也不能例外。太陽大概看見你了,叫得更起勁了。你突然跑上前,一把撈起太陽,你沖著那個臟辮男人說,“哎,有你這么玩的嗎?”

        “奇了,怪了,”臟辮男人說,“你憑什么呀?我樂意,我高興!你把它送過來,老子今天還就玩它玩定了!”

        你緊緊抱著太陽,回擊道,“我不會給你的!”

        臟辮男人沖過來,要搶你的太陽。這個時候,我只好硬著頭皮插在了你們中間,其實我一直雙腿打顫。

        臟辮男人立即封住了我的衣領,這家伙力氣不小,我被他勒得透不過氣來,我左右兩邊不停地搖晃著頭頸,我虛弱而蒼白無力地說,“你干什么,你干什么?”

        太陽“汪汪汪”地叫了起來,這是我第一次聽見它像一只真正的狗那樣叫起來。你突然抄起桌上一只啤酒瓶,哐當一下敲掉了瓶底,將尖利的茬口指向臟辮,“放不放?我數三下,你不放我就做了你!”

        “喲嗬,威脅我來了?”臟辮說。

        “不要??!不要??!”我大叫著,對著你,我真的害怕你會沖過來。

        眼看就要流血了,幸好,店老板過來了,他拉開了我和臟辮,在他的勸說下,臟辮搡了我一把,罵罵咧咧地走了。你抱著太陽,突然蹲下身子,“嗚嗚嗚”地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我去扶你,我把你拉到沙發上坐下,我給你遞上紙巾。你仍然在哭,你邊哭邊說,“他們就這樣對待我的太陽,原來他們就這樣對待我的太陽!”

        我走到吧臺邊對老板說,“今晚我們得帶走那只狗,多少錢?”

        老板看了看我說,“押金兩千,租金一百,明天要送過來喲?!?/span>

        靠,我做一整天活兒薪水才有一百多,這狗比人貴呀,我沒吱聲,直接付了押金,然后和你一起帶著太陽,坐上了出租車,坐了一個多小時才回到你在城郊的那間城中村里的出租房。

        你掏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,突然又改變了主意,“對了,我們遛太陽去!”

        在夜晚去遛太陽,我現在想想就覺得當時我們都挺瘋狂的。

        我們下樓在超市買了太陽喜歡吃的火腿腸和面包,然后,你在前頭跑,太陽在中間跟,我在后頭追趕著。你把我和太陽帶到了一條河邊。河邊有草坪,有楊樹,是那種大葉楊,風一吹就嘩嘩嘩響,像是一群人在開會拍巴掌。

        太陽瘋了,它大概好久沒這樣瘋過了,它跑得太快了,快得下坡時收不住雙腿,連翻了幾個跟頭,它跌跌撞撞地爬起來后還繼續來回奔跑。你不斷地喊著太陽的名字,追趕著它,河面上,偶爾會躍起一只魚,“啪”,像是河水也在應答你的呼喊。

        我坐在草坪上,看著你和太陽。你瘋得一身汗津津的,你也跑不動了,最后你坐到了我身邊,你一下子靠在我身上,在黑夜里,我看見你的兩只黑眼睛,亮亮的,我抱住了你,你也抱住了我。

        “小時候,我每天上學,不管多早,我養的那條狗都會送我,一直送到學校,它自己跑回家,等我放學回家,天黑了,它又老遠就去迎接我,它一見到我,又蹦又跳的,直往我身上撲,非要我抱它?!蹦阏f。

        “那只狗也叫太陽?”

        “聰明,”你說,“你怎么這么聰明呢?”

        我沒有說話,我感覺到這回你的頭發大片地撩著我的臉了,我伸出手撩開你的頭發,我捉住了你的臉,然后,我的舌頭捉住了你的舌頭。當我抬起頭時,我看見太陽正蹲在一邊,靜靜地嚴肅地看著我和你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們在你的出租房里,一起給太陽洗了個澡,然后,我就和你一起睡在你的床上了。

        半夜里,我醒過來了,摸摸身邊,你不在,我嚇得一下子睜開眼,卻看到你坐在我身邊,正裹著薄被看著我。我看見你身上沒有遮蓋的部分,散發出一種柔和的亮光,我禁不住用手去摸,“真美?!蔽艺f。

        你用手堵住了我的抒情。你的辮子散了開來,你低著頭,看著我說,“我父會喜歡你的,要是你見到他的話?!?/span>

        “嗯,我肯定會見到他,只要你同意?!蔽艺f。

        黑暗中,你有些不相信我似的,輕微地搖了搖頭,我不知道你是對什么搖頭,是說我不會見到你父親呢,還是說你不同意我見你父親。

        “我想我父了?!蹦愫鋈徽f。

        “哦?!蔽依愕氖?,想把你拉我身邊來,你沒有鉆到被窩里,你仍然采取坐姿,將黑暗中的剪影對著我。我越過你的背影,能看見窗外遠處閃閃爍爍的城中心的燈光。

        “我父為了我和我弟弟,一直沒有出去打工,他會好多樣手藝,瓦工,電工,木工,他都會,他要是早點出去打工,他肯定能掙不少錢,可他就是舍不得我和我弟弟在家里沒有人照顧。他不想讓我和我弟弟成為留守兒童?!?/span>

        “嗯,你媽呢?”

        “我沒有媽”。你說。

       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這樣說,估猜你媽大概和我媽不一樣,我媽是實在受不了我爸那德性,所以出去了就再不回來了,你父那么好,為什么你媽不在了呢?我不敢問你。

        “我父會做飯,他腌的菜特別好吃,他還會做山芋干,將山芋蒸熟,搗成泥,再撒上芝麻粒,切成片,曬干了,超好吃,又甜又有嚼頭,每天我和我弟弟上學,臨出門都會抓上一把放在口袋里,當零食吃,你睡了嗎?”

        “沒,”我說,“我聽著呢,你父會做吃的?!?/span>

        “我父還會做木火箱,冬天冷的時候,他就用木板釘小火箱,箱子里放了泥缽,泥缽里是火炭,我和我弟弟拎著小火箱去上學,我和我弟弟的手是班上唯一沒有生凍瘡的,你又睡著了?”

        “嗯,沒呢?!蔽艺f,“我聽著呢?!?/span>

        “那你說,我說什么了呢?”

        “嗯,”我說,“你呀,你在說你父唄?!?/span>

        “我一定要把太陽送我我父?!?/span>

        “嗯,一定?!?/span>

        “你會幫我嗎?”

        “什么?”我一激凌,反應了過來,“當然,騎車送,你忘了,我是鐵屁股呀,騎再遠的路都不怕,不信你摸摸?!?/span>

        “討厭?!?/span>

        6

        你還記得不?那段時間里,我們幾乎每天都要互相打電話,發微信,一周至少要去看一次太陽,然后,一起去你的出租屋,我們一起做飯,做愛,做夢,然后,在半夜里醒來,聽你說你父的故事。

        我喜歡你在床上的樣子,每次我們愛愛后,你都低著頭,烏黑的發辮散開來,鋪在我的臉上,你用說夢話一樣的口吻總結說,“我父會喜歡你的,要是你見到他的話?!蹦阏f這句話的時候,像一個神甫在宣禱,滿臉彌散著莊嚴的光輝。

        可是你說這些話卻讓我每次都有點慚愧,我幾乎沒有想過我爸,在我媽卷起包袱去了城里再也沒有回來后,我爸沒多久也走了,他丟下我爺爺我奶奶我弟弟和我,他走了那么多年再也沒有回家,開始的那幾年,我經常站在村頭的大壩埂上望著通往村外的公路,或者騎上自行車四處找他,我總以為他會在某一個早晨或一個黃昏時分突然回來。那時候,我天天想他,可是自從那個記者采訪過我,寫了那個什么“留守兒童”的報道后,很奇怪,我突然就不怎么想他了,慢慢地,我一點兒也不想他了,我連做夢都沒有夢見過他。

        我還是接著說說關于她的事吧。

        自從救了她的“諾諾”后,她對我的態度明顯好多了,我每次去,她都會敞開大門,坐在輪椅上,除了遞給我要扔的包裹外,還給我遞一罐飲料一個水果什么的。我照單全收,包裹扔進她家門前垃圾桶,飲料或水果扔進我的肚子里??墒?,那一天,鬼使神差,我沒把那件包裹扔掉,而是偷偷地帶了出來。

        我在僻靜公園拐角處打開了包裹,掏出了里面的衣服。衣服在我的手里展開,是一件長裙,海藍色的底上印著一條條小魚兒,那料子我說不上來,想必是很好的,非常柔軟順滑,我比了比長度,應該和你的身材差不多,我于是就有了那個想法。哎,現在想起來,我真不該有那種想法!

        眼看著你要過生日了,我給你訂了一個蛋糕,我覺得我還要送你一件禮物,可你不讓我買??粗矍暗倪@件長裙,我想象著它穿在你身上的樣子,我想,你一走動,那些魚兒都會隨著你的曲線起伏游動,那多美呀!

        你生日那天晚上,吃了生日蛋糕后,我拿出了這件長裙。燭光中,你一臉緋紅,當場就換上了那件裙子。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樣,你一走動,仿佛就帶動了一片大海在動,波浪輕輕涌動,水中的小魚兒亮晶晶地,歡快地在你的曲線里穿梭游走。

        你走了幾步,伸開臂膀,對我說,“傻孩子,來啊,來我這里游泳?!?/span>

        現在想起來,我還能強烈地感受到那個晚上的美好與瘋狂。我的錯誤在于,我不該再繼續犯錯??赡苁翘矚g看到你那種喜悅的神情了,也可能,我這個鄉下人就是喜歡貪圖便宜與好處。從那以后,我總是管不住自己,隔幾天,我就要偷偷地將她丟棄的衣服帶回來給你。她挑選的衣服好像就是特地為你量身挑選的一樣,每一件你穿上了都是那樣合身,美麗。我明知道這樣很不好,很危險,可是,我像患了毒癮一樣,戒不了啦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,我派完件回到你的出租屋,你卻不理我,你背對著我,固執地站在窗前,問你什么話你都不回答我。我不知道你怎么了。我竟然又愚蠢地拿出白天從她那里帶回來的衣服,“你看,我又給你買了件新衣服,吊帶裙,你穿了肯定好看!”

        我攤開那件吊帶裙,試著套在你身上。你忽然火山爆發了。你一把扯過那件衣服,摔在地上,你用雙腳狠命地去踩,去跺,去碾。

    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你問你自己!你這是新衣服?”

        我看著你的眼神,我一下子明白了,你一定知道了我是怎么樣得到這件衣服,以及之前的那些衣服的。我知道我不對,我一下子蹲在地上。我真希望我立即變成那些衣服,讓你去踩,去跺,去碾。不騙你,我當時就是那樣想的。

        你果然沖了上來,你用你的拳頭梆梆梆地一下下敲打在我的背上。我一動不動,我讓你捶打,你打的越重我就越舒坦。

        你打著打著,就停下了,你忽然趴在我的背上,你哭泣著說,“你這個傻瓜!你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        你扳過我的臉,拼命地親吻著我,弄得我一頭一臉的淚水,你拼命地把自己貼在我身上,像是要用電焊將我和你焊接起來一樣,“你這個傻瓜!你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        我們上了床,風暴過后,你伏在我懷里,你對我說:“我看不得有人送我舊衣服?!?/span>

        我想分辯說,那不是舊衣服,甚至都沒有拆封。

        你不容我分辯,你說:“那是別人不要的,是你撿回來的,那它就是舊的!一次沒穿過也是舊的!”

        你的邏輯似乎說得通,我只好沉默地撫摸著你的光滑渾圓的肩膀。

        “我給你說個故事,”你說,“小時候,我有個哥”。

        我打斷你,“啊,你還有個哥?沒聽你說過呀?”

        “別打岔”,你說,“是堂哥還不行嗎?他跟我差不多大,他家里窮,父親在外打工多年,一直沒有回來,可能是失蹤了,我們讀初中時,有一次上面來了一批捐贈的衣物,第二天要開大會在學校廣場上發放,據說,還來了幾個慈善企業家,他們準備現場認領幾個幫扶對象,要是被他們認領上了,那可是天大的好事,從初中到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都被他們包了。老師為了讓堂哥能被那些人認領上,就特意囑咐他,第二天上學時,穿上家里特別破舊的衣服來。結果,到了開大會的時候,堂哥并沒有聽老師的,他就穿著他平時穿的衣服,舊是舊了點,但并不很破。他于是沒被那些財大氣粗的慈善企業家選上。老師很生氣,問他為什么不聽他的話?堂哥說,我不要這樣被他們同情?!?/span>

        你說著,看著我。我摟緊了你,“你這不是說我的嘛,我什么時候成了你堂哥了?”

        你臉上又有了生氣,“哈,叫你哥還不好嗎?你看,你當時告訴那個記者的那些事我可都記得清楚,我特別喜歡你說的那些話,你做的那件事?!?/span>

        “怪我,我沒有更多的錢給你買衣服?!蔽业拖骂^說。

        你笑了,“我不要衣服,我要房子,你給我買一套房子吧,不,你給我們買一套房子吧,好不好?”

        你的表情好像是認真的,這讓我緊張,按我目前的收入,要想買房比登天還難哪。

        你好像讀得懂我心里的話,“按你目前的收入不行,按你以后的收入恐怕也不行?!?/span>

        我沮喪地松開你,我覺得這個時候我還抱著你,我簡直就是流氓。

        你卻抱緊了我,你笑著說,“要是有了我們自己的房子,我們就結婚好不好?”

        “要是”,哪有那么多“要是”,我不做聲。

        “真的,我們會有自己的房子的,我是賣房子的嘛?!?/span>

        “哧,”我冷笑了一下,“賣咸鹽的喝淡湯,賣棉被的睡光床,我奶奶說的,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,親愛的售樓部孫大專員!”

        你沒有搭理我的冷嘲熱諷,你坐了起來,兩手環繞住我的脖子,頭抵著我的額頭,目光熱切地說,“等我們有房子了,我們結婚了,我們要生一堆孩子,我們再也不離開我們的孩子們,我們天天給他們講故事,做游戲,陪他們玩,像城里人一樣,好不好?”

       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,我也回答不了你。你像是做了一個決定,那天晚上,你拼命地親我,要我,要得昏天黑地。

        天亮的時候,我出門走的時候,你還躺在床上,我沒有叫醒你??晌覜]想到,當我晚上再回到你的出租屋的時候,你給我留了個紙條:“公司派我去外地銷售一個新樓盤,大概三個月,太忙了,這段時間你不要找我,找我也找不到,我要做一筆大買賣,掙錢給我們買房子。房租我付過三個月的,你就住在我這兒,有空替我去看看太陽?!蹦阍诼淇畹牡胤?,畫了一個狗頭的模樣。

        我打你電話,果然是關機的。

        7

        我每天都給你打電話,盡管你每天都是關機。

        再弱智我也不會認為你在紙條上說的是真話。我把這件事的前前后后捋來捋去,最后,我覺得我還是壞在衣服事件上,是這事刺激了你,這樣一想,再見到她時,我就認為罪魁禍首就是她。如果不是她有錢得瑟,天天買衣服又扔衣服,我就不會撿衣服送衣服,如果不是撿衣服送衣服,你會生氣走嗎?我認為你肯定是不愿意再理我了,所以弄出了這么一招,你那么鬼精靈的一個人,總是會做出一些鬼精靈的事情,比如說,分手的借口和方式都和別人不一樣。

        她還是幾乎天天都有快件。

        我不再接她遞過來的食物或飲料,我也不接她遞過來的要扔掉的包裹,對于前者,我說:“謝謝,我不要?!睂τ诤笳?,我說:“對不起,我只負責送件,別的不在我的服務范圍內?!?/span>

        她奇怪地看著我,“我給你錢!”她說。

        “誰要你的錢!你認為你有錢就了不起了么?有錢就能買到一切嗎?你買衣服就買衣服,為什么要玩買一件扔一件?你有什么權利要我給你扔?”我突然像潑婦罵街一樣罵起來。

        她顯然是懵了,她大概永遠不會想到我這樣一個送快遞的也敢沖她破口大罵,她一臉蒼白地看著我,嘴唇蝶翅一樣抖動著,半天也沒有抖出一句話來。

        我罵累了,騎上三輪車掉頭要走,她喊了一聲:“對不起!”

        其實,我沖她發哪門子火呢,她這樣說,我不好意思起來,“呃,對不起,我……”

        她從輪椅上艱難地站起來,拉住我說:“我并沒有認為有錢就能買到一切,那是我爸爸,他以為有錢就能買到一切,那我就想著天天花他的錢,狠狠花他的錢,我,恨他!”

        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那么恨她父親,反正,從那以后,她再也沒有讓我給她扔衣服了。

        我想把她的事告訴你,可是,我沒法聯系到你,微信,扣扣,短信,我發給你的消息全都沒有回音,我到你上班的公司去找你,那里的人奇怪地看著我,全都搖搖頭。三個月時間快到了,你還是沒有和我聯系。

        但我記著,一有空我就替你去看看你的太陽。太陽漸漸認得我了,你說得對,狗是聽得懂人話的。我經常撫摸著它,對它說著關于你的事,我對它說,“等明惠回來了,我還帶你去河邊撒野,好不好?”它沖著我連叫了三聲“好”,嘴角還咧出了一絲笑意。

        有一天下午,輪到我大休,我又去了胡桃里,我把太陽給帶了出來,我用我的快遞專用車載著它,穿街過巷,它看著街上的人群,兩只耳朵不斷地調整方向,喉嚨里興奮得嗚嗚地響。到了長江路新街口時,它突然毫無征兆地大叫了一聲,猛地跳下車拼命往機動車道上奔去。

        這太危險了,我趕緊停下車,沖過去攔截太陽的愚蠢行為。在最初的沖動過后,太陽大概也害怕了,它在洶涌的車流中不敢動彈,只是對著左前方紅燈前的一輛車子吠個不停。我抄起太陽,順著它喊叫的方向看去,那是一輛保時捷,但看不清車里坐著的人。太陽還在叫著,我覺得有點奇怪,我于是往那輛車靠近,沒等我走到近處,綠燈亮了,車流涌動起來,我隱約看清了車牌號碼。

        直到保時捷開出了很遠,太陽才熄滅了它的喊叫,是誰讓它如此興奮呢?看著那輛車走遠了,太陽突然像抽了筋,渾身無力,再也興奮不起來,連我帶它去河邊放風,它也無精打彩的。

        天黑下來了,我抱著你的太陽,我問它,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      太陽張著嘴說不出話。

        “難道你看見明惠了嗎?她就在這城里?她根本就沒有離開這里?”

        太陽突然伸出長舌頭,舔了我手心一下。

        8

        我立即行動起來。我先是再一次去了你之前上班的那家公司,這回我沒有直接去打聽你,我裝成是一個買房的,側面打聽了一下。你的前同事,那個銷售專員說,他們公司在外地根本沒有樓盤,當我問她知不知道一個叫明惠的銷售專員時,她愣了一下,表示不知道。她的神情很奇怪。這更加堅定了我的想法。你一定沒有走遠。

        我花了好幾條香煙開路,終于拿到了那輛保時捷車主的身份信息,信息顯示,那輛車是一家公司的。我根據那份信息提供的地址,找到了那家公司。我就坐在我的電動三輪上,在那家公司門前蹲守著。我發現,以快遞哥的身份蹲守是一個很好的掩護,以后,公安哥可以借鑒。那個時候,我的心情還是好奇占據了上風,我猜想你是賭氣在跟我玩一個游戲,就像捉迷藏。我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福爾摩斯。

        蹲守了一天,在天黑時,我終于看到那輛車駛出來了,在車子駛出公司院門的一瞬,我看見車子里坐了一個男人,板寸頭,左眉毛上落了一顆黑痣。

        我一時有點懵,車主竟然是她父親。

        我的電動三輪自然攆不上保時捷,我看著她父親駕著車迅速地竄進了夜色里,很快融入了車流怎么也分辨不清了??粗W閃爍爍的城市燈火,我忽然有了一個不好的聯想。

        我一遍遍地在你微信上發問:你在哪里?

        你一個字也不回。

        第二天,我請了一輛出租車,跟蹤著那輛保時捷,結果,保時捷開進了一個高檔小區,一晚都沒有出來。這難不住我這個快遞哥。隨后的幾天,我騎著快遞三輪,到了這家小區,在小區廣場邊,一座仿造的凱旋門建筑下,我看到她父親從車上下來,她父親手里挽著的,是你。我沒有像太陽那樣喊叫。我只是看著你和她父親走到林陰密布的小區深處。凱旋門上的仿造的雕塑中,有一個穿裙子的女神,露出了她的乳房,她身上的長裙子仿佛輕輕一扯就能扯落下來,我看著女神,我不知道我那個時候怎么腦子里想的還是那個女神,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寶來那里的。我不想回到你的出租屋里了。

        我和寶來去了大排檔,這回我們互換了角色,我揪住寶來的衣領,我逼著他跟我喝啤酒,一杯又一杯。

        我在寶來的屋子里睡了兩天。第三天,寶來搖醒了我,“明惠出事了,”他說。

        “明惠是誰?”

        寶來摸摸我額頭,“你還沒有醒?我說的是明惠啊,烏沙鎮的那個明惠???”

        “她怎么了?”

        “她完了,她公司的一個老男人,看上了她,追她,她一直沒答應,三個月前,她卻突然答應做那個人三個月的情人,老男人答應給她一套小房子,結果快到期了,那家伙沒有一點兌現承諾的意思,她就帶了一礦泉水瓶的汽油去威脅那老男人,老男人以為她裝的是假汽油,是威脅他的,結果,她真把老頭燒著了,老頭重傷住院呢,據說下巴都燒掉了,明惠也被抓起來了。哎,你在聽嗎?”

        “你快扶我起來!”我吼道。

        我一個人掙扎著去了你的出租屋。三個月到了,房東把你的生活用品捆成一團扔在樓道里。我拎著你的行李,拎到了半路上,我突然很生氣,我一把扔掉了你的行李,“你才是傻瓜!”我大聲喊著。

        行李卷滾到了一旁,漏出了一只牙刷,綠色的,是你用過的牙刷,我不知道我怎么想的,我拿走了你的牙刷。

        我還是忍不住打了你的電話,依舊打不通,我站在大街上,口袋里豎著你的牙刷,像豎著一根手指。

        我開始口角生瘡,嘴角四周長出一串串葡萄籽一樣的顆粒物,我坐立不安,躺在床上的時候,我就拿起你的牙刷,堵在我的嘴上,就像你曾經用手指堵在我的嘴上。夜越深,你說的那些故事就越在我的腦海里活躍起來,特別是關于你父的。

        其實,我是多么喜歡你絮絮叨叨地說著你父啊。我們擠在你那張窄小的床上時,你給我講述你幸福的童年和你幸福的源泉——你父——的故事。你父親完全不像村里別的那些粗暴的男人,他從沒有打過你,哪怕是動過一根手指頭,他還不反對你讀初中時偷偷地擦胭脂涂口紅,你父長得很英俊,村里有不少女人想嫁給他呢,可你父為了不讓你受委屈,硬是沒有再娶,你甚至還說過,你第一次來例假時,嚇得躺在床上哭,是你父去叫了你姑姑來,讓她告訴你該怎么辦。我聽著你講述你父的故事,一點也不厭倦,聽著聽著,有時候,我甚至覺得你講的就是我父親,原來我們倆有同一個父親。

        現在,我回想著你講述的那些故事,但是我想不出來你父的具體面容了,這不怪我,因為你一次也沒給我看過你父的照片,也沒有描述過你父的長相,我只能自己去想象了。在我的想象中,你父出現在烏沙鎮,已經年邁的他,在村口的大樹下,張望著公路的方向?!艾F在,我父老了,不能動了,他要有個伴,所以,我要送他一頭好狗,陪著他度過晚年。你知道,我們那個村子里,跑得沒剩下幾個大人了?!蔽蚁肫鹉愕谝淮我娢視r說的話了。

        又一個早晨,我起來后,看見那些葡萄籽一樣的水泡泡已經蔓延到我口腔里面了,拉開窗簾,陽光刀一樣砍進來,砍得我眼淚一直流。我摸出手機打電話給寶來,我說我要借他的摩托車用幾天。

        “你要借車做什么?”

        “別廢話,你就說你借不借?”

        “借,我借,你脾氣真大,”他隨后問我,“明慧有沒有新消息?”

        “沒有。跑了幾次,公安不讓見。你的車在哪兒,我現在就來取?!?/span>

        9

        “太陽,太陽?!蔽逸p輕一呼喚,它就從貓吧里一個黑暗角落中竄了出來,急切地用它的小腰身摩挲著我的褲腿,“走,我們回烏沙鎮?!?/span>

        我在摩托車后桌上綁了一只塑料筐,墊上了一些廢報紙,我拍拍后座,看著太陽,“上來吧?!?/span>

        它繞著摩托車觀察了一番,發現實在沒有別的地方能安放上它,只好哼哼嘰嘰地從腳踏上往上爬,一縱身進了筐子里。

        一路往北,摩托車的引擎在我屁股底下轟鳴著,城市在我們身后隱退。出了城市以后,我上了一條省道,路兩旁全是高大的楊樹,它們在嘩嘩嘩地拍著巴掌,我總覺得,那些巴掌是你拍的,前面發生的那些事都是一個噩夢,并不是真的。真實的情況是,你先于我和太陽回到了烏沙鎮,你現在就在烏沙鎮等著我和太陽呢。

        我通過手機百度地圖搜索,從胡桃里出發到烏沙鎮上,果真顯示有一千五百九十八公里,我決定在一周內趕到。太陽是只不錯的狗,它乖乖地待在后座上,一般我過一兩個小時會放它下來走兩步,給它一點吃的,遇到有清澈的河流溪澗,我們還會停下來洗個臉,我在上游喝水,讓它在下游喝水。

        我們經過集市,小鎮,縣城,村莊,當路上少有行人和車輛時,我便將摩托車時速提高到一百邁,風從耳朵邊呼呼刮過,有關你父的記憶也風一樣充斥我的大腦,好像我曾經和他生活在一起很多年似的。你父在風中變幻著各種形象,他有時是清晰的,他方臉濃眉,留著平頭,穿著咖啡色的夾克,腳上套著一雙黃球鞋,肩上扛著一把鋤頭,鋤頭把很長,鋤頭口很亮,這符合一個能干的負責任的父親形象,有時,他嘴上會銜著一根香煙,那煙從他頭頂上繚繞而上,吹來吹去,漸漸地,他的形象又模糊了。

        我腦子里偶爾也會出現他唯一一次喝醉了酒的畫面。是你說的,你父平時很少喝酒,其實,他酒量很大,他只是不喝罷了,他怕自己喝多了,會像別的人一樣控制不住發酒瘋,打你和你弟弟。但是,你考上大學那一年,你父高興得喝了酒,而且喝多了,你父喝多了就坐在村口大樹底下,一會兒哭,一會兒笑。你對我說了你父喝酒這件事后,你父的形象在我腦海里就更真實了,我都想和他喝一杯了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在床上,我正抱著你低頭親吻你的頭發的時候,你問我,“我有沒有對你說過我父賭博的事?”你用手撫摸著我的頭頂心,任由我親著你,一邊像電影旁白一樣,對我說著你父的趣事。就像你父從不喝酒一樣,他也從不賭博,雖然村里喝酒賭博的男人有很多。但你父還是賭了一次,那次是為了你能上縣城一中,你父去給你找人托關系呢,誰叫你中考就差了那五分呢,你父找到了一個人,請那人吃了晚飯,那個人喜歡打麻將,晚上找不著人,三缺一,就硬留著你父陪他打麻將。上半夜,你父老是輸,都快要把你的學費輸光了,你父對你說,他當時全身都被汗濕透了,可是到了下半夜,他竟然又全贏回來了,順帶把你的一學期的生活費給贏起來了,真是傳奇呀。

        天黑了,我看到前方有一個村莊,便慢下來,騎進村子里,看看能不能在村子里找到借宿的地方。

        聽到摩托車聲,一群小孩子擁了上來,他們看看我,說:“你不是賣蘋果的嗎?”

        “我不是,請問你們家有住的地方嗎?”我問。

        他們互相看看,小眼睛里滿是警惕的神情,突然拔腿就跑。

        我跟隨他們到了村里,卻沒有一家愿意收留我們——我和太陽。村里的老頭老太太看著我,像看著一頭怪物,他們關上了大門,只留著一條門縫對我說,“小伙子,不是我們狠心,是我們不敢留宿,以前有個來借宿的小伙子,一晚上把我們一村的雞都拿走了,我們這老的老,小的小,都不敢追出去,眼睜睜看著抓雞賊大搖大擺地騎著摩托車走啦?!?/span>

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和太陽在村外的瓜棚里睡了一夜。棚頂的塑料薄膜破了,下半夜,秋露滴下來,涼冰冰的,我和太陽緊緊挨在一起,四下里蟲子們叫得像頭頂的星星一樣密集,我側過身,太陽睜著眼看著我,兩只眼睛黑黑的,像你的眼睛一樣,有一剎那,我把它當成你了,你還穿著那件印著狗頭的T恤。

        “嗨,我這個千里走單騎走得不錯吧?”我說。

        “不錯,你的屁股是鐵屁股嘛?!蹦阈χf。

        我追過去要打你,迎上來的卻是太陽的嗚咽聲。

        我忽然發現,在送太陽去烏沙鎮的這些日子里,我忘了后來的那些事,我只記得那之前你和我在一起的情景,你仿佛從沒有從我身邊消失。

        10

        我和太陽是在第七天的傍晚時分到達烏沙鎮的。

        鎮子的前部還是有點人氣的,有學校,蛋糕店,五金店,甚至還有一家婚紗攝影店,但是沿著進鎮子的唯一一條道路越往里走,就越來越荒涼了,房子倒是不少,卻大多緊閉著大門,很多人家的門前長出的雜草都有一人高了。我繼續往里走,按照你給我描述過的印象尋找著你家。

        我果真找到了那一座小寺廟,你說過的,從寺廟往東走兩里多路就到了你家所在的村子。那座低矮的寺廟,周身涂滿了佛黃,寺廟外面就是大片的綠色的油菜地,整個看起來,這景象就像小孩子們畫的一幅彩筆畫。

        我將太陽從后座上放了下來,讓它追著摩托車,我放慢速度,我們一路慢慢地往你的村子走去,往你父的村子走去。

        到了村子里,天色更黑了,一團蠓蠓蟲老是在眼前纏繞著,我熄了摩托車,帶著太陽去尋找你父。你沒有告訴過我,你家住在村子的什么方位,我只好去找人打聽了,這時候,我才發現了一個新問題,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父的名字。

        我只好向村里的人不斷地補充著尋人線索,一個男人,約六十多歲,他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,女兒是老大,她叫明慧,他姓孫,他疼他們,他女兒以前養了條狗,那狗是他騎自行車騎了五十多里路用一擔稻換回來的,他一直沒有出去打工,他不喝酒,也從不打麻將,他會各種手藝,瓦匠,木匠,漆匠,沒有他不會的,他還會做各種好吃的,搓肉圓子,做山芋干,炸玉米酥,他是一個好男人,他老婆走了后,他一直沒有再娶,雖然他很英俊,很多女人都想嫁給他,可他現在還是一個人生活。

        那些被我詢問的人全都露出了茫然的神情,“姓孫的?一個人在家?沒有這個人?!边B問了好幾家,他們一律堅定地搖著頭。

        按你所說的,村子里攏共也沒幾戶人家,現在還長年在村子里的生活的人更是扳著手指頭都能數得出來,怎么會出現這個情況呢?我有點懷疑我是不是跑錯了地方,這里是不是屬于烏沙鎮?

        我最后在一個村民的指點下,在村口小賣部找到了村里的文書,據說村里什么事問他就能問清楚了,一來,文書那里有檔案可查,二來,他是村里目前最年輕的成年人,腦子記事清楚,他才四十多歲,因為一只腳跛了,他就沒出去打工了。村文書正在小賣部里看電視,類似于車載電視,小小的,屏幕只能框住他的一張臉。在我買了他店里的一條煙,兩瓶酒后,他抬起頭說,“孫明慧?”他想了想,點點頭說,“有,有這么個人,你找她?她不在家?!?/span>

        “不,我不是找她,”我說,“我找她父親?!?/span>

        村文書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笑了,“這么說,孫猴子也借了你錢?你就別費勁了,他都十幾年沒有回來了,還不知道活沒活著呢,當年多少討債的都空著手來空著手回去了?!?/span>

        “孫明慧她父親叫什么?叫孫猴子?”我問。

        “那是他外號,這個家伙,瘦瘦精精的,歪頭巴腦的,一副猴相,又抽煙又喝酒又賭博,他老婆討厭他,跟一個外地來收棉花的販子私奔了,孫猴子沒了老婆,索性大賭,最后賭得欠了一屁股債,只好跑了,這么多年都沒有回來?!?/span>

        這太出乎我意料了,我看著太陽,太陽也看著我,突然,它“汪”地叫了一聲。

        村文書看見狗,說:“明慧那姑娘我知道,很懂事的,小的時候她也養了一條狗,她父天天在外鬼混不歸家,就只有那只狗陪伴她,狗接送她上下學,那只狗比她父作用還大呢,可是孫猴子那家伙也太狠心了,他自己臨跑走之前,還把那只狗拖到縣城狗肉店里賣了,換了一頓大酒喝了,他帶狗走的時候,我可是看見的,我說孫猴子你帶狗到哪去啊,孫猴子還大言不慚地說,‘我帶狗過好日子去’。狗沒有了,明慧哭得村前村后找了一天一夜,我對她說,是她父賣了狗,她還死活不信呢。明慧這姑娘性子急脾氣可大了,我說是她父親把她的狗賣了,她還拿土坷垃砸我呢,說我冤枉她父?!?/span>

        你當年不相信這個文書的話,我也不相信眼前這個瘸腿男人的話,我覺得他一定在說謊,這個村莊里的人在集體說謊。我掏出手機再次去撥打你的號碼,你手機還是關機的。明知你大概不會看到的,就是看到了大概也不會給我回復的,我還是給你的微信發了一張照片,照片是我和太陽的合影,請村文書幫我們拍的,我們的身后是村莊小賣部的廣告牌,發了照片后,我又寫了一句話,我說:親愛的,我把太陽送到烏沙鎮了,你就放心吧。

        “那他家呢?他家在什么地方?”我問村文書。

        村文書指著左邊的一條小路說,“那里,你沿著這條小路一直往前走,看見路邊最破的三間小平房就是他家了?!?/span>

        我帶著太陽,幾乎是跑著去到你家的小屋的。

        月亮升起來了。月亮照著你家的三間青磚黑瓦小平房。小屋的石頭院墻已經倒塌了,石頭上附著上了一層厚厚的青苔,院門邊有一棵樹,像是桂花樹,桂花還沒有落盡,一陣陣的香氣在黑暗中浮動。野草淹沒了門前的曬場,高的有一人深,矮的也有一狗深。有一個長條木板凳,翻倒在地上,我把它拉起來,它的四只腳還是好的,我用手直接擦了擦板凳面上泥灰,坐了上去。月光下,你家的青磚小屋被蒙上了一層白亮的光輝,使它看上去并沒有顯得多么破敗,反而,有一種樸素的美。太陽穿越過草叢,擠到了我腳邊上,趴了下來,它出神地看著屋里,伸長著舌頭,似乎品嘗著月光下你家屋子里的氣息。

        我坐在長條板凳上,看著對面這黑暗的屋子。我好像看見大門開了,“吱呀”一聲,你父走了出來。他方臉濃眉,留著平頭,穿著咖啡色的夾克,腳上套著一雙結實的黃球鞋,肩上扛著一把鋤頭,鋤頭把子長長的,鋤頭口子亮亮的,他把鋤頭腦上的泥巴刮去了,靠在了門邊,然后,他走過來遞給我一支香煙。我們點著了煙,并排坐在曬場上,各自的嘴上香煙明滅,那煙從我們頭頂繚繞而上,間或,一朵兩朵桂花在煙霧里落下來,輕輕地滴在地上。

        “明慧在城里還好吧?”你父問我。

        “挺好的?!蔽艺f,我指指太陽,“這是她讓我帶給你的,她怕你一個人在家孤單,讓它陪你說說話。這狗可聰明了,你和它說什么話它都聽得懂?!?/span>

        太陽表現很好,我說到這里時,它爬起來,走上前,沖著你父搖著尾巴,嘴巴張開,“汪汪”叫了兩聲。

        你父點點頭,他很高興,他慈祥地看著我。就像你說的,我從他的眼神里感覺到了,你父,他真的喜歡我。那一剎那,我忽然想到了我父親,很多年來在我記憶里走失的父親,在月光下,我再一次覺得你父也有點像我的父親,神情,體態,衣著,動作,都那么像,你父親和我父親這時成了一個人,他們都滿懷愛意地看著我。

        我熱熱地沖著你父喊了聲:“我父,你好!”

        朋友换娶妻1完整版中文
        1. <tbody id="man9c"><span id="man9c"></span></tbody>
        2. <track id="man9c"><div id="man9c"><em id="man9c"></em></div></track>
        3. <option id="man9c"></option>
          <bdo id="man9c"></bdo>
          <nobr id="man9c"><dfn id="man9c"></dfn></nobr>

          1. <dl id="man9c"><ins id="man9c"></ins></dl>